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家碧玉的博客

太阳给了我光明的眼睛,但我却用它寻找黑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俺,说啥好呢?傻丫头一个呗。说淑女吧,没那么闷,说才女吧,没那么刁,说美女吧,没那么骚,说剩女吧,又有点早。还是低调一点,叫个贤媛或佳丽吧,如果再自谦,就不实事求是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宋江是梁山最大的杀人狂(杂侃《水浒》之二)  

2012-05-15 19:27:18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宋江是梁山最大的杀人狂

 

见过一些大人先生们谈水浒英雄的文章,说到梁山好汉的滥杀无辜,都把讨伐的矛头指向李逵、武松、石秀等草根们,认为这些出身低贱的草莽好汉,是梁山上组织纪律最差,报复心理最重,最滥杀无辜,最草菅人命的一个群体。学者们虽然口头上没说,但其思想深处的隐秘根据,大约是认为这些草根们出身蓬门草屋,没有上过一天的学,斗大的字不认识半筐,不懂得仁义礼智信,温良恭谦让,苦大仇深,心气不平,破坏欲强烈,又不熟谙斗争的艺术,只知道冲冲撞撞,砍砍杀杀,怎么痛快怎么来,怎么遂心怎么干,怎么解气怎么办,疖子长在脸上,心事摆在面上,不像专家教授官人老爷们涵养好,素质高,修炼到家,本领过硬,毒水装在肚子里,功夫放在桌底下,手段藏在笑容里,坏在阴暗处,坏在膏肓上,坏在骨髓里,表面上风平浪静煦如春风,心底下毒汁荡漾坏水泛滥,比如那个以“仗义疏财,扶危济困”著名,人称“及时雨”的梁山大老板宋公明,就是个阴暗小人蔫坏儿,在梁山,他比谁都更有资格坐上“嗜血王”的宝座,李逵武松这些莽夫们与宋大老板相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李逵的板斧再厉害,武松的戒刀再神勇,也比不上宋江的嘴皮子锋利。

李逵是梁山第一号莽夫,头脑简单得赛过乒乓球,艺高胆大,心狠手辣,嗜血成性,杀人如麻,闻见点血腥气,就激动的浑身打颤,仿佛猎食前的豹子一样亢奋,三天不杀人,双手差不多痒痒得能长出毛来,临阵时更如砍瓜切菜一般,抡圆双斧,“排头儿砍将去”,人逢人死,马遇马伤,死在其斧下的冤魂,可以说车载斗量,汗牛充栋。但那是在战场上,谁都知道,两军相逢勇者胜,杀人多的就是英雄,即便伤着无辜百姓,也多有误伤的情形,不是成心杀人,便情有可原,纵观《水浒》一书,李逵平素发飙的时候多,真正杀良的时候却并不多,全书中记载李逵除作战而外杀的人,大约只有殷天赐、小衙内、李鬼、扈成、罗真人、刘太公女儿夫妇等人,但多系事出有因,如殷天赐是恶少,死有余辜;李鬼冒用李逵的名义抢劫,该杀;小衙内死得很冤,但主谋是宋江吴用;扈成确系滥杀,但没脑子的李逵认为扈成不管投降不投降,都是敌人;刘太公女儿两口子论理本不该杀,但在李逵心目中,他们就是该千刀万剐的奸夫淫夫;罗真人虽被李逵一刀劈为两半,但是没有真死,所以李逵尽管嗜血,但说成心杀害平民,似乎理由不够充分。次说武松,此人同李逵一样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,杀了许多人,比如西门庆潘金莲,比如在飞云浦杀死的押送公人及蒋门神家丁六人,比如蒋门神、张团练、张都监全家及佣人共十八人,累计起来,大约不少于二十来人,但是以当时普遍的社会评判标准来看,除张都监老婆孩子及佣人系冤死外,都不算是屈杀。至于石秀,除了杀死为裴如海潘巧云偷情放风的更夫和丫环外,无太多孽债。三阮、刘唐,基本没有不良记录。倒是张青孙二娘夫妻在孟州道十字坡开人肉包子铺,李俊李立在揭阳岭开黑店,张横张顺在浔阳江剪径,屈死在他们手下的无辜,应该比死在李逵武松名下的冤魂更多。另外,原梁山泊的汪伦杜迁,清风山的燕顺王英、桃花山的李忠周通、白虎山的孔明孔亮、二龙山的鲁智深杨志、对影山的吕方郭盛、黄门山的欧鹏马麟、少华山的史进朱武、登云山的邹润邹渊、芒砀山的樊瑞项充、饮马川的裴宣邓飞、归云庄的鲍旭杨林等,名义上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,实际上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,用现在的话来说,那可是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,杀的人,自然不比个人零星作案的李逵武松们少。

抛开组织犯罪不说,单就个人作案而言,宋江在正式加入“组织”之前,除了杀死阎婆惜外,还曾喧宾夺主干过三桩大买卖,杀的人,比李逵武松们海了去了。第一桩买卖是宋江杀了阎婆惜后,至清风寨花荣庄上避难,路过清风山,被燕顺的小喽罗掳上山,与燕顺等人结义为兄弟,顺便救了清风寨正知寨刘高的妻子,不料那女人恩将仇报,设计陷害,宋江恼羞成怒,在花荣及清风寨人马打破刘高寨子后,宋江越庖代俎指挥人马“不分良贱”,杀了刘高一家老小。第二桩是杀了刘高后,宋江见事情闹大了,只得同花荣等一同暂上了清风山躲避风头,朝廷派秦州军官黄信秦明来剿捕,宋江用计擒了秦明,为了促使秦明反叛朝廷归顺自己,宋江指使人假扮秦明模样,去秦州城外杀人放火,残害了许多无辜百姓。

第三桩是宋江被刺配江州牢城后,由于手头颇有银子,很快就买通了监狱的上上下下,因此,牢里自然“没人奈何他”,宋江便整日三街六巷闲逛,服刑只是个名义,基本上等于“保外就医”或“监外执行”,日子过得非常惬意。不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,一个叫黄文炳的官场失意者,由于想立功升迁想得快发疯了,无意中碰到了宋江这根稻草,于是抓住宋江酒后涂鸦在浔阳楼酒店墙璧上的歪诗不放,并揭出宋江的老底,告发到上司那里,于是宋江又作为重刑犯被关进了死囚牢,等着择日杀头。可就在砍头的那天,被梁山好汉和李俊李逵等人救了。宋江被人从死刑桩上解下来后,尽管心里非常清醒,但就是闭着眼睛装傻,目的是放纵李逵等在江州城里发飙杀人,报一己之仇,因为宋江已把对黄文炳的仇恨,扩大到了所有的江州人头上,这从他的那首反诗里,完全可以得到印证:“他年若得报冤仇,血洗浔阳江口”,你看这冤仇有多大,于此可见宋江心胸之狭和手段之辣。

这还不算,宋江被救出不久,由于后有官军大军追捕,为全军安全起见,梁山大头领晁盖主张率领人马立即返回梁山泊,但宋江硬是置晁盖的军令于不顾,为了找黄文炳报仇,还未正式入伙梁山,就反客为主,无视晁盖之尊严,越权行事,李代桃僵指挥人马夜攻无为军,杀了黄文炳一家老幼,并放火烧了许多民房。从以上三桩事件来看,宋江仅为一点个人私仇,就灭了两家门,屠了半座城,烧了三个寨子,由此杀死的无辜,一定比李逵武松们多得难以计量,所以,梁山上最嗜血最阴狠最毒辣的杀人魔王,应属宋江,而不是小小李逵和武松,李武二人充其量不过是宋江的杀人工具而已。这也从侧面证明,真正嗜血成性,草菅人命,滥杀无辜,血腥残暴的,其实并不是什么草根,而是那些出身于高门贵第,受过良好教育的伪君子们,更证明富人比穷人更凶更狠更恶更可怕。同时还说明会写点狗屁文章的酸秀才们,不见得就是正人君子,有时候为了银子或者其它什么,甚至就是为了心底的那点仇贫心理,会举起洗脚盆,将脏水泼在草根们头上,比如专家学者对李逵武松的诬陷,即是!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5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